月亮与六便士

| 分类 读书笔记  | 标签 毛姆  闲扯淡 

“如果你不在乎某一个人对你的看法,一群人对你有什么意见又有什么关系?”

看惯了小说里的那些英雄本色,偶然看到这么一个“平凡”的主角,确实感到有一点点的震惊,但就是这么一个主角,让我无限的敬佩与向往。

小说讲述的是一个40岁的证券经济人,在某一天突然抛妻弃子,离家出走,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征兆,就在他离开的前一天晚上还好好的跟家人吃着饭,聊着天,可是就是这么突然,他走了。几乎所有的亲戚的朋友都猜测他是被某个女人所迷惑,所以离开了自己的妻子孩子;猜测他这几年偷偷积攒不少财富,所以跟“那个女人”去过奢侈的生活了。但事实却是,他仅仅是想去画画,想成为一名画家,他想抛弃过去的一切,抛弃所有可能会阻碍他创作的东西,不仅如此,他从此之后几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就像作者所描述的

他像是一个被什么迷住的人,他的心智好像不正常。他不肯把自己的画拿给别人看,我觉得这是因为他对这些画是在不感兴趣。他生活在幻梦里,现实对他一点意义也没有。我有一种感觉,他好像把自己的强烈个性全部倾注在一张画布上,在奋力创造自己心灵所见到的景象时,他把周围的一切事物全都忘记了。而一旦绘画的过程结束——或许并不是画幅本身,因为据我猜想,他是很少把一幅画画完的,我是说他把一阵燃烧着他心灵的激情发泄完毕以后,他对自己画出来的东西就再也不关心了。他对自己的画儿从来也不满意;同缠住他心灵的幻境相比,他觉得这些画实在太没有意义了。

在看小说之前,对于书的题目还不是很理解,但是看完之后还是似乎有点理解的。月亮,象征着那遥远的理想;六便士,则相反代表着现实的生活。理想与现实,这个自古以来就是个难以抉择的问题,一方面离不开现实生活,另一方面又不满足于现实生活想要实现自己的理想,但理想通常与现实之间存在着无法跨越的鸿沟,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在理想与现实之间苦苦的挣扎。而书中的主角斯特里克兰德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,一个追求理想的极端,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,抛弃了自己当前拥有的一切,只为画出自己心中的景象,而且画出来之后,从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,更不在乎的自己的名誉。而在小说的结尾,当他创作完他一生中最后的一幅画时,同时也是他认为是他一生中最伟大的杰作时,他吩咐他的妻子(后来又再次结婚)在他死后立即烧毁那幅画,所以他最后的杰作也没有流传于世,也正符合了他的性格。

想想自己当前的状况,别说没有那种勇气抛弃当前的一切,就连理想是什么都不明确,更别说蔑视一切世俗成见。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反而觉得生活渐渐失去了原来纯真的快乐,开始慢慢变得不为自己而活,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也变得越来越复杂起来,生活的意义也逐渐迷失在茫茫的人海之中…

尽管如此,我一直有一种自信——在我的战场里,我就是主角!虽然目前我喜欢的女孩不喜欢我,学术上一事无成,篮球打不好,吉他也弹不好,但是我有一种自信,一种掌控一切的自信,一种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自信。再说到斯特里克兰德,我是很佩服他的,尽管在现实中并不可能。我佩服他拥有的那种决绝,那种冷血残酷,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。也许真的是越缺少什么就越向往什么吧,我敬佩那些个性鲜明的人,的确,生活中也遇到过不少这样的人,可惜无论我怎样学也始终学不会。从远处看,他们那鲜明的性格在人群之中是那么耀眼,那才是真正活出了自己。不过从另一方面看,即使没有性格也算是一种性格吧,生活本来就不是公平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,太过于纠结那些光鲜亮丽的人生只会渐渐迷失自己,好好走好自己当前每一步才是最终要的!


上一篇     下一篇